泛萌信仰

我觉得自己很freak,因为我发现自己擅长发现某个东西的萌点。有人说中国古代是泛神崇拜的。玉帝要拜,财神爷要拜,福禄寿要拜,天、地、社、稷都得拜。这和基督教和伊斯兰世界很不一样:他们只有一个上帝和真主。我借这个词起了这个标题,因为我发现我看许许多多东西都觉得有点萌的,并不只有小猫小狗小BABY而已。

有人说中国古代是泛神崇拜的。玉帝要拜,财神爷要拜,福禄寿要拜,天、地、社、稷都得拜。这和基督教和伊斯兰世界很不一样:他们只有一个上帝和真主。我借这个词起了这个标题,因为我发现我看许许多多东西都觉得有点萌的,并不只有小猫小狗小BABY而已。

忘记在哪本书上看到的,我们觉得小猫小狗萌是因为他们长得像婴儿,婴儿的特点是大头短腿短胳膊。「萌感」让我们潜意识中想要呵护爱惜婴儿,这是人类的天性。所以那些做毛绒玩具的,画漫画的,都极尽所能地把头身比例无限放大。谁说九头身才是好?三头身是萌!

熊本熊
熊本熊

这样一来,所有毛绒绒的动物就都是萌的了,甚至于老鼠,等它变胖了,变小了,变笨了,也会变萌的。

胖鼠

于是我猜想,是不是笨拙造成了它的萌。一只乌龟,可以让它四脚朝天然后看着它翻不过来的笨拙样子咯咯地笑。一只大象,纵使它庞然大物,纵使它的智商很高,在我看来,它不过是个慢吞吞长鼻子,吃榴莲的时候简单粗暴地一脚踩烂的小可爱。果然,我可能发现了一条定律:萌正比于蠢

由于自然界中没什么动物比人更聪明了,所以它们都是可以萌的,程度上是哺乳动物>鸟类>鱼类>爬行两栖>昆虫节肢。先别惊吓,昆虫这种东西大部分时候是可怖的,但由于它们体型small and tiny,再加上有时候没脑子(本来就没有嘛)仔细琢磨,也是能找出萌点的,不然哪有那么多昆虫爱好者呢。

动物,不管它们多令人害怕,总是有人喜欢的,这些人大概发现了它们的萌点。但我现在已经发展到,对没有生命的物体也产生萌感了。一条圆凳,又矮又胖又圆,它就具有了萌的外形特征。你用力推它一下,它不吼不叫地,被物理定律支配着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又一圈,最后四脚朝天。看,它多么像一只笨拙的乌龟啊。

货车:我躲在树后暗中观察

物体的萌在于,它们或圆或方,无声无息,默默地在自己的岗位上,发挥着自己的作用。真正做到了「猝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」。古人推崇水的特质,「每遇坑,必盈之而去」,不急不躁,不偏不倚,仿佛水也有了人性,是君子的榜样。万物皆然,你只要细细体会,愿将它当作人来看待,总是能发现萌点的。

可这样一来,站在「笨拙」反面的,精明、灵敏、钻营的人类,就成了最不萌的了。

Last edited 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