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游记》中有趣的细节(中)

古人也是很幽默的

唐僧其人

说完了孙悟空,来说说其他三人。玄奘法师跋山涉水不畏艰险取得真经,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然而纵观全书,他给我的印象,不是一个英雄,更像一个普通人,和我们一样,有懦弱,有犹豫,有恐惧的普通人。

他每到深山老林,阴森诡异之处,都害怕有妖怪以至足不得行,要靠孙悟空的宽慰;他护短,总是偏袒好吃懒做的猪八戒而数落兢兢业业的孙悟空;他身陷女儿国,几乎差点就没有经受住考验;他在大节上也不总是能坚持住。在五庄观一节,徒弟闯祸,自知理亏难逃责罚,就想趁夜一走了之。他作为师父,竟然没有担当,并未阻止这种行为。这要换金庸笔下的大侠,必然一人做事一人当,徒弟做事师父当。

再比如,师徒四人到敕建宝林寺,唐僧前去借宿,遭到冷眼相待,他怎么说的:

{% blockquote第三十六回,心猿正处诸缘伏 劈破傍门见月明%} 长老闻言,满眼垂泪道:「可怜!可怜!这才是『人离乡贱』!我弟子从小儿出家,做了和尚,又不曾拜忏吃荤生歹意,看经怀怒坏禅心;又不曾丢瓦抛砖伤佛殿,阿罗脸上剥真金。噫,可怜啊!不知是那世里触伤天地,教我今生常遇不良人!和尚,你不留我们宿便罢了,怎么又说这等惫懒话,教我们在前道廊下去『蹲』?此话不与行者说还好,若说了,那猴子进来,一顿铁棒,把孤拐都打断你的!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你没看错,这出自唐僧之口。平时慈悲为怀的大唐高僧,何尝不是仰仗了一个好勇斗狠的大徒弟呢?孙悟空好打好杀又不是一天两天,若不过分,就睁只眼闭只眼,还拿来吓唬别人,太过分了才大骂一通赶回花果山。

这不正是一个普通人,心存侥幸,怕被抓住担不起责任,有便捷的方法时,虽略有不正,也只能默许。

不按套路起妖名

{% blockquote第四十一回,心猿遭火败 木母被魔擒%} 时有六个小妖,是他知己的精灵,封为健将,都有名字:一个叫做云里雾,一个叫做雾里云,一个叫做急如火,一个叫做快如风,一个叫做兴烘掀,一个叫做掀烘兴。 {% endblockquote %}

兴烘掀和掀烘兴是什么鬼啊,怕不是脸在键盘上滚出来的吧。

{% blockquote第六十二回,涤垢洗心惟扫塔 缚魔归正乃修身%} 那怪物战战兢兢,口叫:「饶命!」遂从实供道:「我两个是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差来巡塔的。他叫做奔波儿灞,我叫做灞波儿奔。他是鲇鱼怪,我是黑鱼精。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这两个很有名了,可怜两条鱼,被打成了肉泥。

{% blockquote第八十九回,黄狮精虚设钉钯宴 金木土计闹豹头山%} ……即使个定身法,把两个狼头精定住。眼睁睁,口也难开;直挺挺,双脚站住。又将他扳翻倒,揭衣搜捡,果是有二十两银子,着一条搭包儿打在腰间裙带上,又各挂着一个粉漆牌儿,一个上写着「刁钻古怪」,一个上写着「古怪刁钻」。 {% endblockquote %}

狼头精:我就是这样古怪刁钻!

吴老师特别喜欢这种翻来倒去的名字,起名字真是任性!一个六百年前的古人写出这样童心的名字,有种反差的萌。

损人不带脏字

{% blockquote第四十九回,三藏有穴沉水宅 观音救难现鱼篮%} 八戒道:「好乖儿子!正是这等说!仔细看钯!」妖邪道:「你原来是半路上出家的和尚!」八戒道:「我的儿,你真个有些灵感,怎么就晓得我是半路出家的?」妖邪道:「你会使钯,想是雇在那里种园,把他钉钯拐将来也。」八戒道:「儿子,我这钯,不是那筑地之钯。你看:(夸一通兵器)……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八戒被黑了一番,逼得他把兵器大夸一通,还不解气,转头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:

八戒使钉钯架住道:「你这泼物,原来也是半路上成精的邪魔!」那怪道:「你怎么认得我是半路上成精的?」八戒道:「你会使铜锤,想是雇在那个银匠家扯炉,被你得了手,偷将出来的。」妖邪道:「这不是打银之锤。你看:(夸一通兵器)……」

沙僧也加入战斗,却自讨了个没趣,同样的格式,再来一次:

沙和尚见他两个攀话,忍不住近前高叫道:「那怪物!休得浪言!古人云:『口说无凭,做出便见。』不要走!且吃我一杖!」妖邪使锤杆架住道:「你也是半路里出家的和尚。」沙僧道:「你怎么认得?」妖邪道:「你这个模样,像一个磨博士出身。」沙僧道:“如何认得我像个磨博士?「妖邪道:“你不是磨博士,怎么会使赶面杖?」沙僧骂道:「你这孽障,是也不曾见!(夸一通兵器)……」

筑地你妹啊,扯炉你妹啊,赶面杖你妹啊!吴老师你能不能正经一点?妖怪啊,打架了啊,严肃一点好不?

斗嘴的乐趣

看三兄弟间的谈话最有乐趣,挖苦讽刺,生动幽默。这是《西游记》胜于其余三本小说之处。三个都是莽撞人,配一个禁欲系的冷面人,最有喜剧的冲突。

{% blockquote第四十七回,圣僧夜阻通天水 金木垂慈救小童%} 老者道:「既有徒弟,何不同来?」教:「请,请,我舍下有处安歇。」三藏回头,叫声「徒弟,这里来。」

那行者本来性急,八戒生来粗鲁,沙僧却也莽撞,三个人听得师父招呼,牵着马,挑着担,不问好歹,一阵风,闯将进去。那老者看见,唬得跌倒在地,口里只说是「妖怪来了!妖怪来了!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这一段,画面感扑面而来,哈哈哈哈哈。来看看他们怎么斗嘴的:

{% blockquote第六十八回,朱紫国唐僧论前世 孙行者施为三折肱%} 进前行处,忽见有一城池相近。三藏勒马叫:「徒弟们,你看那是甚么去处?」行者道:「师父原来不识字,亏你怎么领唐王旨意离朝也!」三藏道:「我自幼为僧,千经万典皆通,怎么说我不识字?」行者道:「既识字,怎么那城头上杏黄旗,明书三个大字,就不认得,却问是甚去处何也?」三藏喝道:「这泼猴胡说!那旗被风吹得乱摆,纵有字也看不明白!」行者道:「老孙偏怎看见?」八戒、沙僧道:「师父,莫听师兄捣鬼。这般遥望,城池尚不明白,如何就见是甚字号?」行者道:「却不是『朱紫国』三字?」三藏道:「朱紫国必是西邦王位,却要倒换关文。」行者道:「不消讲了。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泼猴子,师父问你,你就回答三个字就完了呗。怎么比唐僧还啰嗦。

Last edited 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