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BLE OF CONTENTS
1 2 3 4

浮生三藩

旧金山的阴与晴

1

来美帝村里呆了一周,这个周末终于决定进趟城。开车的高队是个新司机,但我们都非常相信他。在村里通勤时,公路都特别宽敞,坡度很小,车少人少。去程果然也比较顺遂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目的地。找地停车是个问题,我们搜索着路边一切P的标志,但一开始怎么也找不到。后面知道那个蓝底白P的标志是三藩的路边停车位,每个车位旁都有一个桩,可以自助支付。但我觉得,一切不能用「扫二维码」解决的都不能算自助服务。绕了一圈,终于找到一个Public Parking,于是我第一回见到了,看守员能帮你停车的停车场,你只用把钥匙交给他就不用管了,价格也不贵, 8小时15美元,这个服务,到位。

2

我们朝着渔人码头步行,一眼望见一条笔直地通向云端的公路,就像《盗梦空间》的海报里一样魔幻。刚下过雨的街道行人寥落,天空灰得像(划掉)是哭过。我们边走边讨论了坡道起步以及30度侧方位停车的难易程度。却发现其实很多车都是停在这样的路上,任性的外国人甚至直接横停在路边,让人不禁担心一辆车侧向翻滚可能导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。

在这样的路上徒步跟爬山没什么区别,塘朗山步道的坡度也不过如此。等到了峰顶,身上的寒冷早已被驱除地一干二净。

3

渔人码头是一个景点,是景点就会有套路,初来乍到的我们先后被两个人套路了。前一个是一般的求捐,几句寒暄就迫不及待进入正题,我们一走了之。第二个是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大叔,他热心地告诉我们每年十月的第一周是舰艇周,那时来码头可以免费登航母,和战斗机飞行表演。相谈甚欢时他却悄悄亮出了自己的身份——轮子。我们一声叹息,深觉防不胜防。

码头还有很多海狮在休息,接受游人的参观。他们挪动的肥胖而并不笨拙的身体,叫声此起彼伏。

上午过后肚中饥饿,我们返回唐人街吃了一家湖南菜。来美国这一周就没吃西餐,虽然觉得不能天天都还吃中餐,可谁让西餐贵呢。这边的华人区,跟国内没什么两样,到处都是闲聊的大爷和买菜的大妈。依这看来,就算一辈子也不会说几个英文词,在这里生活也完全没有大碍。

唐人街「天下为公」的牌坊

4

吃完饭天也完全放晴,加州的阳光晃眼,紫外线强烈,天也蓝的没有王法。汽车的挡风玻璃反映着蓝天白云,加上墙面的颜色、鲜艳的大巴和电车,轻易就是一张水彩画。途中还有一个小插曲:一辆车缓慢地前行,可能是在找路,后面一辆车紧贴着,聒躁地按着喇叭,末了还探出头来吼了一声脏话。「吼」字绝不夸张,那个音量已经不是「骂」。目睹了这一切的高队表示开车压力山大,毕竟我们都没有防弹衣,鬼知道人车里有没有AK。

金门大桥是一个能让我想起国内景点的地方,游人如织。这座建立于1930年代的大桥已经在海峡上屹立了80多年。下过雨的天空澄澈透明,大桥清晰可见,直跨南北。值得一提的是桥头挂有一块铭牌,纪念一位叫Gauri Govil的两岁女童,她因坠入桥梁的间隙中而丧生。

不等太阳落山,我们就回程了。色彩鲜艳,是异域的风情,阳光明媚,是加州的特色。旧金山它从不旧,正如金门大桥也不是金色的。

Last edited Link